追蹤
走,過去就是邊境了 https://sabin.tian.yam.com
關於部落格
Traumwandlung
https://tongyali.tumblr.com

彤雅立 Tong Yali
  • 5826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詩文的終點是生命的結束──保爾.策蘭其人其詩

詩文的終點是生命的結束

文‧吳建廣

今年四月是德語詩人保爾.策蘭逝世三十周年忌日,十一月是他誕辰八十周年的紀念日。本人在長年研究德語戰後文學的過程中,對策蘭的詩文發生興趣,一發而不可收。策蘭的詩文有一種特殊的魅力,吸引你,又讓你產生困惑;帶著你從光明走向黑暗,從大道走向無路。你是心生恐懼卻欲罷不能,你不得不與二十世紀的那段殘暴的歷史對質,不得不提問語言文字。中文世界對策蘭是不甚瞭解的,零星翻譯過一些他的詩文,多不準確,主要原因是缺乏戰後德語詩歌史的整體瞭解,也沒有深入系統的研究策蘭詩文。本文意欲向中文讀者較詳細地介紹策蘭的生平,同時分析他的詩作《死亡賦格》把自己長期來的讀詩結果做一小結,填補中文世界的這一缺憾。

有人稱策蘭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三個德語詩人之一,其他兩位是里爾克(Rilk)和格奧格(Stefan George)。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德語文學中,很少有詩人像保又策蘭那樣將詩與生命結合得那麼緊密。對策蘭來說,寫詩是維繫生命的唯一手段,是生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在給有人的信中 策蘭寫道:「在詩中,我展現了我們時代人類經驗之極端。聽起來頗似悖論:恰是這樣我的生命才得以維持。」

德語詩人保爾策蘭的詩到了中、晚期變得晦澀難懂,不僅一般的詩歌愛好者讀了不知所云,就連文學專家也覺得無可奈何。於是眾評紛紜,莫衷一是。然而,文學評論家和語文科學家面對策蘭深莫測的詩,一方面感到束手無策,另方面又深受他詩歌語言的魅力吸引。策蘭專家鍾語在其《策蘭研究》一書中認為:「從一九五八年起,對策蘭的詩歌就開始產生了理解上的困難。」詮釋學哲學家伽達瑪也稱策蘭的詩歌是「幾乎無法解讀的文字」,因此,他自認解釋策蘭詩也只能是一種「破譯密碼的嘗試」… 

http://www.dandai.com.tw/177.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