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走,過去就是邊境了 https://sabin.tian.yam.com
關於部落格
Traumwandlung
https://tongyali.tumblr.com

彤雅立 Tong Yali
  • 5846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韋納‧荷索——永不妥協的薛西弗斯

此次CNEX主題紀錄片影展,精選四部在台灣難得一見的荷索紀錄片──《迷幻滑雪板》(The Great Ecstasy of Woodcarver Steiner, 1973)、《小小迪特想要飛》(Little Dieter Needs to Fly, 1997)、《白鑽石》(White Diamond, 2004)與《灰熊人》(Grizzly Man, 2005)。這幾部紀錄片說的是關於一些夢想家的事情。由於荷索桀傲不馴的性情,這些影片主人翁孤獨而瘋狂的夢想也在流動的影像中巧妙呈現。他的電影總是充滿英雄的姿態,對於環境的艱困採取永不妥協的態度。 《白鑽石》中,工程師葛雷道林頓夢想在厄瓜多的雨林瀑布搭乘齊柏林飛船,漂浮在天際,克服一切自然的困境,是人類自古以來的夢想。一九七○年代的作品《迷幻滑雪板》,紀錄瑞士滑雪選手史坦納的雪中生命,史坦納在白雪之中滑行如同在飛翔,緩慢的運鏡襯托出奧地利雪中森林的神秘氣息,幽深而靜謐。《小小迪特想要飛》拍攝於一九九七年,戰火中成長的迪特夢想成為一名飛官,他認為飛翔如幻想,是一種「想像的存在」。 故事的主人翁孤獨地航行,在自然環境的挑戰下,有著薛西弗斯永不放棄的精神。也有《灰熊人》中野生動物保護人士提姆,熱愛自然與動物,而忘了自己身為人類,在跨越界線才發現大自然終究有著不可違抗的定律,人類世界與熊的世界不可相互侵犯。最終提姆成為灰熊口中的食物,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大自然的景致從來都是荷索電影裡使人驚歎的部分,《白鑽石》空中鳥瞰白色大瀑布、神秘奇詭的森林……,我們渴望看見瀑布的內裡,但是瀑布後面的山洞卻是不可見的未知。風景對於荷索而言是靈魂的情境,是各種靈視的綜合。荷索曾說:「在過度的文明之後,我們根本失去對自然的知覺,缺乏痛苦。」因此他電影裡的主角屢屢處在一種身心靈痛苦的狀態,從自然中直接面對挑戰,無論結果是好是壞。 德國戰後工業化,走向機械時代,但人類文明拯救了什麼?人與自然的關係又變成了什麼?《迷幻滑雪板》的最後,滑雪選手史坦納有一段獨白:「我應該獨自留在世上,只有我史坦納,沒有其他的生物,沒有太陽,沒有文化。我獨自裸身在大地上,沒有暴風雨、沒有雪、沒有街道;沒有銀行、沒有錢、沒有時間、沒有呼吸,然後……至少我就再也不會害怕。」韋納‧荷索鍥而不捨,但不同於薛西弗斯永遠地失敗,荷索是一名狂想者,一如他影片中的主角,激情而孤獨。關於這幾部紀錄片所陳述的一切,套一句荷索自己說的話──「不過是在與文明對抗而已。」儘管不拍電影會死的他,在訪談之中也自嘲自己還不是矛盾地用「機器」在拍攝自然。天意是否不可違抗?《白鑽石》裡是這樣說的:「也許我們的錯在於,試圖打理無秩序的宇宙。」 (本文刊載於 CNEX【癡人。說夢】影展專刊) 「癡人。說夢」影展:12/20~12/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