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走,過去就是邊境了 https://sabin.tian.yam.com
關於部落格
Traumwandlung
https://tongyali.tumblr.com

彤雅立 Tong Yali

no fb, only here and tumbler, thanks
  • 5812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景氣寒冬下的柏林影展

今年,即第五十九屆柏林影展的開幕片是湯姆‧提克威(Tom Tykwer)的《黑暗金控》(The International),跨國銀行陰謀驚悚,巧妙反映經濟危機,也顯示了德國跨國製片的流行。而台灣共有四部片獲邀──《曖昧》、《陽陽》、《渺渺》與短片《透明的孤獨》,影展上的台灣之夜也顯得熱絡。紅地毯上雖然少了好萊塢與亞洲明星(趕拍片賺錢不克出席),請來《歐蘭朵》美麗佳人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擔任評審團主席,掀開媒體話題,紅地毯上還是有大小明星雲集,如《為愛朗讀》(The Reader)凱特‧溫斯蕾(Kate Winslet)、《黑暗金控》克里夫‧歐文(Clive Owen)等。今年柏林影展如以往囊括世界各國影片,今年多部為跨國製片,也有多部影片以柏林為場景。 影展接近尾聲的最後,《Germany 09》集合十三位德國中堅與年輕導演聯合拍攝,成為媒體討論的焦點,與1978年《德國之秋》(Germany in Autumn)相較,時光相隔三十年,導演們的政治性不變,但是新一代的導演視野卻多了古怪與幽默,並且少不了同樣的尼采式提問:「德國是什麼?」 柏林影展在1955年與戛納電影節、威尼斯影展並列為A級影展,每年放映片量高達四百部,單元包括競賽、觀摩、Forum、Generation、 German Cinema、短片等等各種單元,並且與電影博物館合作每年策畫一項回顧單元,今年特別規劃「冬日再見」(Winter Ade )專題,由電影博物館規畫,選映冷戰時期我們幾乎看不到的德東影片,囊括紀錄、劇情、短片與動畫片型。自1977年起,影博館共策畫過瑪蓮‧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劉別謙(Ernst Lubitsch)、比利‧懷德(Billy Wilder)、弗列茲‧朗(Fritz Lang)等多位電影大師專題,這座年輕的電影博物館也由透明的玻璃築起,年輕的館長與工作團隊將經典德國影片整理得宜,推陳出新。 每年柏林影展共吸引了來自世界一百二十國、近兩萬人次的電影專業人士,其中包含了四千名記者,而一般電影觀眾也多達二十四萬名。在十天之內,充分利用時間趕場跑步,手持節目表連番趕場,數不清的記者會與映後Party,影展快報《Screen》、《Variety》、《the dailies》等一日一大本,報導當日與明日影片資訊,以及昨日的影片評論,是片商、影人與媒體的重要訊息依據。 七、八○年代的柏林影展,美國與拉丁美洲獨立電影曾經流行一時,八、九○年代則把目光拋向亞洲。許多的節目內容規劃也經年更新與改變,1986年開始增設觀摩單元,1978年的青少年與兒童單元到了2004年改為青年世代(Generation)競賽單元,到了2006/2007,短片單元也正式成為一個主要項目。 來自世界各地四百多家的片商以及德國各電影機構,聚集在歐洲電影市場展(EFM, European Film Market)的各攤位,好影片待價而沽,看片人到各攤位尋寶,近百家德國製片商更把握住每年一度的機會,進駐市場展洽談他們電影商品的未來,電影商品流通,並談論經濟危機時期的電影製作與行銷逆勢操作。 自2003年起,柏林影展也遴選世界各地約三百五十名的電影學生參加為期一周的柏林學生電影營(Berlinale Talent Campus),只要電影作品的一分鐘片段,評審就可以判斷你的才華是否抵達。由於聯邦文化基金的贊助,柏林影展也設立了世界電影基金(World Cinema Fund, WCF),以每部片最高十萬歐元的預算,贊助德國與其他地區的電影製作。 儘管景氣寒冬,光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的觀影人數就減少了百分之十三。今年柏林影展的廣告比往年少了一點,負擔不起機票的國際影人多了一些,專業人士註冊費儘管也提高了,還是抵擋不住電影院裡必須要大排長龍候補不到位子的搶票熱氣。 電影節的興盛代表了電影在今天早已不是小眾娛樂,而電影也的確必須經過包裝與行銷才能被看見。然而電影好不好自有人評判,影評人在那些影展快報的版面上,自然有把犀利的刀子為觀眾解剖。 (本文載於《破週報》552 期,2009 年 3 月 19 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